冥王星甲烷冰沙涼麵店

一個中二病末期患者
無藥可救的變態腿控
喜歡溫暖哀傷的角色
因為愛,所以要同
他的喜 他的悲
他的善 他的惡
他的德 他的罪
一起正視 理解 包容 寬恕 祝福

可以為了APH義無反顧的跳入刺客教條以及Fate大坑

只是想發廢文

最近葡蘇的腦洞已經演變成無法用言語描述的默劇電影了。


雪夜接機→噓寒問暖→車上調笑→回家乾柴烈火

以及最近跑到ikea看到非常蘇格蘭風格的樣品房間,然後一屁股下去~嗯,很有彈性的床墊,然後是鐵架床...(想法逐漸邪惡


最近葡蘇越來越純粹的肉了,但又不那麼純粹

剎那間的解放才是最核心而無法用任何側面描寫寫出來的,如果沒有寫他們平常生活有多壓抑基本上觀眾只會看到有溫存的爽片,但如果寫平時的話又無法感覺到他們為何壓抑,因為他們實在演義的太好了,完美的自我暗示以及完美的偽裝。


啊啊啊不行要有劇情......劇情是啥能吃嗎


以及小巴超級可愛作為葡的兒子當然超級可愛他可愛到我可以寫一個English essay 來讚美他。


然而葡蘇已經超脫那個境界了,只有至上的愉悅才能描述...(什麼鬼形容詞



你的萬聖節
我的諸靈節
10/31
11/1
屬於凱爾特的節日

屬於天主教的節日

(雖然蘇哥和葡哥畫這主題有點奇怪但隨便啦。

然而我11/2才發
對不起我道歉我盡力了。

aph葡蘇/好船兄/虐弟組/被弟虐組,的防曬後續。

夏天的伊比利亞熱的跟烤箱一樣。
只有在海邊能享受那濕鹹的海風。
但最舒適的地方還是屋內了,但現在連最同意這點的本地人都充滿無奈。
當有一隻紅毛大型犬在你身上蹭來蹭去,睡地上都嫌熱。
不過把對方帶進來的總歸是自己,再熱也只能奉陪到底了。

白皙的雙手早不安分的探到寬鬆的衣服裡摸索,感受著愛人肌膚的溫度。
「你胖了。」
捏了捏柔軟的小腹,艾利斯特整個人都在傻樂。他知道對方性感的眉毛一定上挑了一公分,待會會好好的整治他。
但有什麼關係呢?男友就是拿來寵的。

他美滋滋的啵了一口對方柔軟的臉頰,隨即放手讓對方轉身。
穩重又隨和的微笑,帶著他與生俱來的時代感,一個彷彿穿越時光而來的拉丁尤物,靠到自己的懷中,蘇格蘭人的眼中倒影著眷戀與溫柔,那是絕不會給英格蘭人看到的樣子。
真是榮幸不是嗎?讓一個狂傲不羈的人變成這樣,不過或許,這才是那層層硬殼下真正的艾利斯特。

說他是拉丁尤物的傢伙自己一點也不遜色。
看著已經癱軟在自己懷裡等著被操的男人,阿方索只想扶額。
為什麼每次都會變成這樣!
為什麼每次這傢伙被我摸都會直接變成發情的母貓!!
但是好萌!!?

紅髮在陽光下折射出美麗的光澤;白裡透紅的健康皮膚正因為自己的觸摸輕微顫抖著、誘惑著;森林綠的貓眼朦朧的看著自己,任誰都會想把這樣的美人佔為己有。

於是他就這麼做了,想偷懶給人操就行的小想法再度破滅。

摸魚
是葡蘇
雖然是蘇用tartan裹著脆弱的葡萄
但是是糖(毫無意義的堅持

摸了一張公園大爺葡(帶了板板沒帶比系列
葡家有公園養雞。

據說森林裡,住著一個,不許任何人踏進森林的妖精。

「所以就是你嗎?拒絕村民的妖精先生。」

森林的深處,一位神父在光輝的池畔找到了他的目標。

「又來一個燒森林的?」
「不,是來殺你的。」

他回答了坐在樹梢上的少年。
純白的胴體只圍了一塊布,卻未曾因寒冷而顫抖。
一對尖耳朵更告昭著,他不是人類。
在傲慢的注視下,神父勾起嘴角

「村民其實不希望你死喔?人總是傲嬌的隱藏自己真正的想法。」

「……所以你要做什麼。」
妖精很無語,望向這個自大的人類。
他看見人類的飄然的表情中那一絲狂熱。
「讓你信神。」


強來注意
嗯其他應該都寫了
cp是英蘇+葡蘇
(au)
補一下設定:
阿方索是轉型商賈的沒落貴族,但是得罪人太多,面臨破產,跑來跟亞瑟借錢(然而因為賭注贏了所以不用還

艾利斯特是前任科克蘭公爵的私生子,從小在高地長大,亞瑟的哥哥,亞瑟上任之後就被抓回科克蘭府邸,因為太過野蠻剽悍只能被關在地窖。

再來補充一下阿方索的手法:

阿方索就是訓獸師,把不聽話的野獸調教好還給他的主人。訓練野獸最好的方法就是毀了他的自尊,變成一個需要依靠(身體安慰)的存在,然後再把這個對象定於他的主人(亞瑟),讓他聽言計從。

訓獸如果對於訓獸師的感情多於主人,那他就是一個失敗的訓獸師。

阿方索成功在於不滿足艾利斯對親吻、對視的渴求,把這個定情的動作交給亞瑟執行。
這樣只要阿方索不再出現在艾利斯特的視野內,他就不會想起這個把他擊垮的男人。

那些年那些事5(葡中心

我依舊不知道我在幹嘛,當我在發瘋就好。
ooc避雷
歷史捏造(我不知道抽煙的蛇有沒有經過亞速爾,但是我知道米軍停過,抽煙的蛇算是在米軍部署下,就當作是有吧)的國設史向

«««※※※»»»

41.

中間經歷了太多事情。
慵懶的時光早已被遺忘。
亞速爾的風光也是黑白的。

42.

「我想道歉。」
在這個沒人能知曉,無人能紀錄的時空,少年終於講出了這句話。

43.

「不,我才該要為我對你的壓榨道歉。」
青年拒絕了他。
「還是你想作為人和我道歉?」

44.

「我曾經以為你說你沒有權力改變任何事實,是騙人的。」
少年悲傷的垂下眼,非常適合這動盪不安的時代。
「你長大了,也經歷歷了很多事呢。」

45.

他以前只是移民第二代的意識體,他曾經是那麼的單純,以為意識體心之所向是單一的。
但是現在,全民的意志與記憶,讓他不得不恨眼前的人。

46.

時代會變,人會變,但是他們一直存在於此。

47.

「我來告訴你一個咒語,能暫時暢所欲言的咒語。」他似乎看不下對方的迷茫。

48.

你的名字?
...盧西安諾 席爾瓦。
......你是故意的吧?(葡人又自稱盧西塔尼亞人)
你管我...你呢?
佩德羅 梭羅。
.........臭老頭。(率先登上米粥的葡人、兩任皇帝,都叫佩德羅。(而小巴其實挺喜歡佩二)

49.

「我是人民的父母、同儕、子女,為他們心之所向。但僅此在這沒人能知曉、無人能紀錄的時空,吾以人名為依憑,以人類之姿存在於此。」

50.

那天晚上,少年如同人類一般,向青年敘述著、抱怨著、讚嘆著。
有關他曾經的迷茫、沒經驗上司的莽撞、鄰居搞笑的試探、不死的痛苦、戰爭的趣事、人民意識的多元。
還有很多很多,糟的時候很糟,好的時候也不會好到哪去。
但他只是享受這個時光。
因為明日,將再隔天涯,那同類即為敵人的世界。

那些年那些事4(葡中心

ooc預警。
小學生文筆不知所云預警。

««※»»

31.

他還是把他當孩子養大了。

32.

他曾經覺得他所有殖民地都該是恨他恨他的。
但最應該恨他的人卻像一個孩子一樣跟他親近。

33.

「你這廢物真他喵中暑了?」
喔對,他現在在河邊,這是屬於巴.西的淘金熱。

34.

看著叉著腰的男孩。
他依稀想起自己需要運奴過來的最根本原因。

35.

自己的身體跟不上啊啊啊!(人少又脆弱)

36.

「所以這些東西要怎麼用啊?」這孩子果然和自己太親近了,直接爬到他旁邊趴著。

37.

「黃金啊?看上司啊。」
「能給我嗎?」
「別問我。我沒那個權力。」
他華麗的忽視掉男孩的撒嬌

38.

他們一切都聽天由命,或許或許,上司會選擇拿這些錢來投資各地,讓帝國更加穩健。
又或許會直接花掉,這不他能決定的。

39.

結果都用來重建里斯本了呢。
還纏著繃帶的他想。

40.

「急報!法軍攻過來!」